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经典散文 > 正文

一池残荷亦亭亭

作者:无名氏 来源: 日期:2017-8-2 23:20:17 人气: 标签:

我们一行四人,绕着榕岭庄园的环园小道边着边举目寻找,只为寻得阿云的朋友拍摄的那灼灼桃花,到了庄园的最高处时,我们毫不犹豫地穿过了铁丝网,爬上庄园外的高地,以为这样可以一览全山,桃花一定会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。但视线中没有成片的桃花,在山岗上走了个来回,也只见到了几朵零落的小桃花。

下了山岗,继续沿着小道而行,这里树荣草绿,景致错落,石砌小道依山而行,鸟鸣莺啼尽显自然之趣,确实是一个好去处。

就这样晒着太阳慢慢地走着、聊着,有好友相伴,有雅景相陪,有没有桃花又何妨呢?

绕过山岗,前面白色的建筑便是榕岭别墅,别墅后面有一荷塘。

在这早春之时,一池静水,早已不见了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娇姿,更没有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的壮观。那只曾经在小荷尖尖角上翩翩起舞的红蜻蜓,谁能知道它现已飞向何方?那只曾在碧玉盘上引颈高歌的青蛙,是否依然还在冬眠?

唯有残荷,跨越了冬寒,如今依然静守于春天的阳光下,那泛着旧绿的叶儿,与那被西风折断了骨骼的荷杆,一片零乱地横陈在水面。就是这样凌乱的线条,竟能在这不规则的交叉中,极言着挑战与凄美并存,勾勒出一幅别有韵味的画。

我绕着池塘找角度拍摄,想留下这一唯美。

“老师,你看,池中有荷花。”小娜惊呼道。

“在哪?”

“就在池中间荷叶周边。”

顺着小娜所指,只见荷塘中间有数片荷叶散落在水面,再仔细一看,有三两点白色的荷蕾,虽是细细的、瘦瘦的,却直指蓝天。

荷花,你素为所爱,人们大多会赞叹你秋之美,感叹你冬之殇,然而怎么也没想到你还会有春之韧;经春荷塘,料峭春寒,虽败衣残容,枯叶凋落,但却傲骨迎春,虽有折有弯,但无损清誉自风流的韵味来。

一池残荷,那些曾经对你膜拜过的人,他们还会在此驻足吗?那些曾经为你高歌的墨客,还能为你写出令人陶醉的诗篇吗?

罢!罢!罢!来来去去自消遥,你自是没有知音亦亭亭。

这一池的残荷,长于夏,盛于秋,藏于冬,重生于春,这就是大自然以最通俗的手法,向人们展示着生命的哲理。让人们明了,从初荷方绽,到残荷败容,也不过是一步之遥。在岁月的更迭中,这只是小菜一碟。物既此,人又岂能彼?残荷忍冬,逢春再生,又是一种生命力的极好诠释。有心者自能读出它给予的警策和蕴藏着于内的奥妙,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探究清楚的。

不再挺拔的一池残荷,我知道,那些倔强挺立的荷杆,支撑起的不会是那些夏日的往事旧梦;那些深藏在淤泥里的泥根藕断,凝结着的也不是你终结的辉煌;那些苦撑残存着的荷叶,期待着的也不会是听雨声的诗意。你只是默默地服从着四季的轮回,你明白,在桃李芬芳之季,无须争宠。

明知消亡是一种必然,但你依然能在百花争妍的春天里,展示着一种从容,一种无畏。那根直指苍穹的小小荷蕾,难道不正是南国的胡杨?那张破败的残叶,不正像一面不倒的战旗吗?那深埋在污泥里的白藕,不正是凝结着生命的睿智吗?

夕阳斜照,一池金光,残荷静默,荷蕾亭亭,透出一股韧性,书写着生命的从容与淡定。

秋尽冬去春来也,一池荷塘,长于斯,守于斯,然后重生于斯,亭亭复亭亭,净植亦静美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