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经典文章 > 正文

吃饱了撑的

作者:无名氏 来源: 日期:2017-8-6 1:43:21 人气: 标签:

“吃了吧?!”我笑着对已经吃了十二个包子的平劝道。

“人受不了吧!”平欲吃又不敢吃,望着我又摸摸肚皮,示意那里没有空间了。

下午学校食堂包包子,班上的女同学四点半去帮忙。平常包子有限量,今天放开了。同宿舍的洮和平我,每人一斤,我觉得明天还可以吃,又去打了一斤,看他们没有吃过瘾的样子,于是就让他们都吃了。由于是我买的,自然让的诚心。

“不要紧,不要紧,吃了我们到南山上逛逛去!” 我鼓动着把剩下的五个都吃了。

平下决心似的一口就咬去了包子的三分之一,嚼的有滋有味的。

“妈的,晚上吃多了难受的很,”洮吃着第十三个时嚷道,“我今晚算是吃大了。”

六点五十,三个典着肚子向校外走去,一出校门,就像放风的犯人,破锣烂嗓子音调不一的吼着流行歌曲,洋洋得意似乎夸耀着肚子里的包子,好像世界上只有我们活的踏实,活的满足。

夜幕降临了,几只迟归的鸟儿从我们的头上飞过。丁字路口,有两男两女嘻嘻哈哈,东边的山峰涌起了黑色的云,月亮 刚刚挣扎着爬出来,又被黑云吞食了,昏暗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红光,拐过丁字路口,人们向体育场涌去,物资交流会晚上唱秦腔戏。

“美酒加咖啡,我只有这一杯……”洮凄凉的声调充满着怪腔,引来了路人惊讶的目光。

“悠着点”我捅了一把洮。

“怕啥呢?!”他瞪着眼睛看我。

“傻蛋,你太正统了,你还想当诗人呢,一点儿浪漫劲都没有,”平挖苦道,“你就是一个伪君子。”

“吼几声算什么,我有时候心血上来,啥事情都敢做呢。”洮自信的说。

“我现在刚踏进这个门槛,退半年的话,哼,”平大有把天撕碎的劲头。

说着话,就要拐进上山的路口,只见前面一个姑娘正和三个男青年嚷叫着,其中一个拉着姑娘的胳膊,姑娘喊着“我不去就是不去,你干啥呢!”

在部队当过散打教练的平,三个翦步就到跟前,一把撕开了拉姑娘的手。

那青年一愣,“你管的宽,她是我妹妹。”

跟在平身后的洮问姑娘,“他是你哥嘛?”

姑娘气狠狠地说,“他是二杆子,混混。”

青年听了这话,又去抓姑娘的胳膊,姑娘挣扎起来,另外两个也凑过来了,平当在中间,用手挡住青年的胳膊,那青年伸手抓平,只听见砰的一声,平一个反肘碰到了青年的腮帮,青年的嘴角流出一点血水,随即吐了一口,一颗一半白一半红沾着血丝的牙掉到地上,青年脸上惊愕,还有点恐惧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。那个姑娘一下子疯一样的撕住了熊背虎腰的平嘴里道,“我们家的事,你凭什么打人!?”两个青年围住了平,没有动手。

“你刚才不是说不是你哥是混混嘛!”洮挤到姑娘面前,一副说理的架势。

我赶紧拉过洮,满脸堆笑的解释,“对不起 ,实在对不起,是误会,是误会。”

姑娘冲过来问我,“我哥牙咋办呢!?”

洮讽刺道,“赶紧拿回去,洗一洗,安在上面不就行了吗!咋办呢,咋办呢,你说咋办呢?”

我推了洮一把,示意不要添乱,我拿出五元钱,叫回去买点消炎药。

姑娘不干,那两个青年一口同声的说,“你说的容易。”

平惹了祸,一句话不说,两只胳膊抱在胸前,我暗示他先走,他慢慢移动了。

一个姑娘,三个青年追了过去,我们且劝且走,平向学校方向,我却往反方向,平和洮明白了。

拉拉扯扯有二百米,对方的激动稍有降温,我们分成三角形,对方看我们三个,打不过,骂无用,只好罢了。

从南门出去,从西门进来,弯了一大圈,害怕他们跟到学校就把人丢大了。

回到宿舍,苦笑了,我问平“咋就把人家的牙打掉了?”

“我以为他来抓我的脸,我没有打,只是绞过他的胳膊,顺势回击了一下。”这时候的平似乎在夸耀自己的武功。

“今晚我们是吃饱了撑的。”洮往床上一躺说“ 我现在没有胃胀的感觉了。”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上一篇:家乡的烟雨
下一篇:没有资料